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aowebdesign.com/,阿森纳队

有这样一支业余篮球队,四男一女的组合,毫不起眼的身高,差距巨大的年龄,他们出现在8月30日晚北京水立方举行的2019篮球世界杯的开幕式上,与世界顶级篮球队一同亮相。

这支篮球队的五个人——矿工、病人、学生、公务员和铲车司机,是散落在天涯海角的五个陌生人,他们的生命,因为一个人而神奇地联系在一起。

2017年4月27日是队员球衣号码连起来的日期,那天热爱篮球的16岁少年叶沙因突发脑溢血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这是一位学业优秀、身材高大的帅气男孩。他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悬壶济世的医生。

在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,叶沙的父母决定捐献儿子的器官,让儿子的生命在其他人身上得到重生和延续。

叶沙的器官让7个人重获新生。两年后,他们中间的五个人组成了一支名叫“叶沙”的篮球队。

出生在湖南娄底农村的刘福,皮肤黝黑话不多,他习惯戴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。在叶沙队里,他是命运最坎坷的那一位。

从18岁开始,刘福就去广东的矿上打工,拿着钻头钻石头。三年下来,染上了尘肺病。“每呼吸一下都像是刀割在肺管子上,爬四层楼要七八十分钟,几次想过轻生”。

患病之后,刘福十几二十年没有工作,家里生活基本上全靠妻子。她白天跟着工地做零工,晚上去酒店做服务员,拖地洗碗。好在儿子很争气,学习非常好,当地的名校给他奖学金让他去读书,在那里也一直名列前茅。

2015年,刘福的妻子,去家里一座老房子的屋顶取东西,不慎摔了下来。经过十几个小时的抢救和两次开颅,还是离开了这个世界。刘福悲痛欲绝之时,迎来了一群“陌生人”发来的请求。

“红十字会来了协调员,希望我们捐出器官。当时我很反感,何况我们是农村人,根本不懂这些东西。”刘福回忆说,“半个多小时之后,他又过来找我们谈,跟我们解释器官捐赠。我听说有三个生命需要抢救的时候,想想自己受过的煎熬,最终决定,捐!一肝两肾。”

经历丧妻之痛的刘福,彻底陷入崩溃,病情不断恶化。经历几次抢救之后,医生直接告诉刘福的儿子,你的父亲已经没有了继续治疗的必要,除非做肺移植。可海底捞针一样难找的肺源,外加高昂的医药费,让刘福根本不敢想。

终于,在刘福生命中的至暗时刻,一个电话带来了希望。“在家绝望等待死亡的时候,我接到了当地红十字会的回访电话,在了解了我和我妻子的情况之后,他们帮我找到了承担手术费和药物费用的医院,”刘福说,“又过了一段时间,告诉我找到了肺源。我自己都不敢相信。”

手术之后醒来的一瞬间,刘福感到前所未有地舒畅,他的肺不再像拉风箱那样嗡嗡作响,呼吸也不再是一种煎熬。

“当时医生问我,要不要镇痛棒,如果不用的话会非常痛苦,但对于未来的恢复会很有好处。我直接拒绝了。”刘福说。最疼的时候,刘福满身冷汗,医生问他要不要打一针,刘福说:“我告诉自己咬牙也要挺过去,我得为叶沙活着,我得让他的肺健康。”

身体慢慢好转之后,刘福每天强迫自己努力锻炼,他爬医院的楼梯,隔几天就多爬一层;他下载了共享单车的APP,每天坚持骑车,后来越骑越久。手术前肌肉严重萎缩的他只有82斤,现在已经恢复到了130多斤。

很多年无法正常工作的刘福,在康复后打了一些零工,他计划年后在长沙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家政公司,他说:“现在健康了,不能做寄生虫,我要自食其力,带着叶沙多看看这个世界。”

多年前母亲因为肾病去世,他自己也被诊断为尿毒症。“原来没有肾,每两天都要做一次血透,每次四个小时,那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,透析的针很粗,透析超过三年的病友们,手腕都会肿得老粗。”

在被肾病折磨的那段日子里,胡伟每天要吃四次药,但是喝水却是一件极为奢侈的事情,“每天定量,就一茶杯,要不然喝进去了水,没法通过尿排出来,沉积在血液里就会有危险,”胡伟说,“喝水都变成了一种奢望,别说生活,活着都谈不上了,就是苟延残喘”。

因为叶沙捐出的肾,胡伟重新获得了健康,排尿对他来说不再艰难,他的人生因此而改变,他决定用自己余下的生命为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事业去奉献。他不仅自己签了器官捐赠协议,更热心参与器官捐献志愿者活动。

“我现在见到朋友就会跟人讲这个,但很多人一时三刻也接受不了,有人说以后我死了捐给红十字会了,那以后我的孩子到哪给我烧纸啊?我说红十字会会有墓地,你可以到那去,还省了一块墓地钱。”说到这儿,胡伟的脸上绽放出久违的笑容。

胡伟并不是孤军奋战。叶沙队的五名队员,在建队之初,便都已经签署了器官捐赠协议,或是遗体捐赠协议。刘福说:“只要能帮助到别人,我答应捐献所有的器官。

14岁的女孩颜晶,生在湘西的大山里。出生时颜晶右眼上就有着一个浑白色的肿瘤,这让她始终看不清楚东西。晶晶的父母告诉她,这只是“胎记”。可就是这样的“胎记”,让她一直被身边的同学戏弄和嘲笑。她很少和父母说这些,但与此同时,却陷入到无比自卑的痛苦当中。

在经历了角膜移植手术之后,颜晶的右眼重现光明,胎记的消失,也完全改变了她的生活。“心情相对之前会好很多,胎记没有了,整个人焕然一新。”颜晶说,“最开心的就是跟他们一起玩,可以玩到一起了。之前我感觉他们都不太喜欢我,看到我就躲到一边。”

重新拿起篮球,对这个来自湖南湘西的小姑娘来说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小时候她曾经两次被篮球砸到过脑袋,所以之后再也不敢碰篮球。但为了帮助叶沙,这个从未谋面但却帮助自己恢复光明的哥哥圆篮球梦,颜晶鼓起了十二分的勇气。

现在的颜晶,每当有些疲惫,她会下意识地先揉一揉自己的右眼,这个动作已经成为了她的习惯。“我会特别注意这只眼睛有什么状况,如果很累了,会先闭上自己的右眼,因为这也是叶沙哥哥的。”她说。

两年前,他躺在老家的病床上医生确诊他患上了肝萎缩病,最多活不过三个月。很幸运地,他接受了叶沙的肝脏移植。获得新生的那一刻,刚刚苏醒、还躺在病床上的周斌为远方帮助自己的叶沙和他的父母,遥敬了一个礼——虽然他并不知道他们是谁,但他知道,从此不再只为自己而活,两个生命合二为一。“我是和他一起生活,获得了第二次生命,我的新生命只有一岁多,”周斌说,“相信在大难之中生长出来的,就会非常坚强。”

“我要保护好叶沙,从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开始。”出院之后,周斌从去年十月开始坚持跑步,他给自己定了目标,一个礼拜就增加一公里,现在他可以轻松地一次跑四五公里。

生病之前,周斌就对篮球很感兴趣,但由于工作繁忙,并没有多少机会去打球。而如今,时间富余的时候,周斌愿意去球场转一转,还喜欢和当地的高中生们一起打篮球。因为在去年他得知,叶沙也喜欢打篮球。

事实上,就在2018年9月,当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找到周斌,并告诉他捐献人叶沙是一位热爱篮球的少年,希望周斌能参与叶沙篮球队组建时,周斌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,他第一时间带着妻子和孙子一起来到北京。

周斌说:“我们是重生的人了,所以现在格外珍惜生命,而且我不是一个人的生命,我还有叶沙的生命。我要帮他实现梦想。”

在今年1月WCBA全明星周末上,叶沙篮球队将自己的故事带上了中国篮球的舞台,他们与来自WCBA联赛的女篮姑娘们进行了一场只有两分钟的友谊赛。那一场比赛中,周斌是表现最为活跃的一位。他投进了叶沙队在两分钟的比赛时间里,所有的3记得分。在投进第一球时,54岁的他像一个孩子一样,兴奋地跳了起来。

很难想象,这样一个精力旺盛、行动敏捷的中年男子,一年多以前还是一位在死亡线上苦苦挣扎的病人。

周斌说,这样的状态是他一直要延续的:“我比别人多一次生命,我没有理由不好好活。”

球队的最后一名队员,是一名叫黄山的21岁小伙。他是一位铲车司机,因为长期上夜班,他的左眼发生圆锥角膜病变,如果不能更换眼角膜,等待他的就是失明。

黄山在决定参与这件事时,只跟自己的父亲说了一句话:“我必须去,我有这个义务。”

叶沙篮球队的每一次亮相,五个人除了各自身上穿着的不同号码的球衣之外,还会带着另一件球衣。号码是16号,那是叶沙的年龄,那是叶沙的球衣。他一直与他们并肩作战。

从今年1月的WCBA全明星赛到如今的篮球世界杯开幕式,叶沙篮球队每一次公开亮相,每一次他们的故事被重新讲述,他们都会获得最多的感动与掌声。可鲜有人知,他们站出来的背后,经历着什么。

自中国从2010年全面开启公民器官捐献后,中国公民逝后自愿器官捐献数量逐年增长,器官捐献数量列居亚洲第一,世界第二。但是由于我国人口众多,患者数量庞大,器官严重短缺的问题依然存在。

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(下称“器官中心”)公布的数据显示,中国每年因终末期器官衰竭而苦苦等待的患者约有30万人,但是每年数量仅约1万多例。事实上,叶沙捐赠出的器官,一共救助了7个人,可最终组成叶沙篮球队的是5个人。也正因如此,当周斌、晶晶等人站出来时,所有人充满了敬意。

令人感动的是,“叶沙篮球队””的公益广告作品投放后,至今已经吸引3.1万余人志愿登记器官捐献。理论上,一人平均能捐献3.5个器官,这意味着预计将有11万人受益。

这个世界还对器官捐献有着巨大的偏见。无论是捐赠者还是受赠者,都在承受着世人异样的眼光。但正是“叶沙篮球队”的队员们勇敢地站了出来,用“一个人”的篮球队,书写了人生的善良与“新生”。

人人为我,我为人人。生命传递出的伟大力量,正在一点点改变着我们对于生命与死亡的认知。让我们一起来支持“一个人的球队”,加油!!!(应受访者要求,叶沙、刘福、周斌、胡伟、颜晶、黄山为化名。资料来源:腾讯体育、话匣子)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