虎扑10月16日讯前阿森纳传奇主帅温格近日发行了自己的新书《我的红白生涯》,其中讲述了他担任枪手主帅的那些事。The Athletic记者David Ornstein也有幸得到了面对面采访温格的机会,教授则是畅所欲言再一次谈论了他的枪手生涯。

我发现您作为一个生活比较私密的人,近期频繁出现在各种公共场合,您如何看待这些宣传活动呢?

这对我来说有些不太寻常,我本来不太想这样做的,但是他们非得让我这么做,说是这样书会卖得更好。有些活动我还是挺享受的,因为我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在媒体面前说话了。我希望尽快处理完这些事情,因为我想回FIFA去工作了,可能我有些高估自己的精力了。

通过您的书以及做的采访,我似乎从中感觉到了一丝怀旧以及一点淡淡的忧伤和孤独。这是您的感受吗,甚至这促使您在书中表达出来?

当你做决定的时候,你会向其他人寻求建议,但是有些时候你只能自己做决定。而你做出决定的不确定性则会制造一种紧张和压力,在这些时候,你就会觉得自己是孤独的。

比如当你在周五晚上考虑排兵布阵时,你已经确定了8个球员,但有两三个是你不太确定的,这时候也只有你能够做决定,有时候就会带来一种孤独感。

当然了,每天24小时都与俱乐部同呼吸。有时候一醒来就会思考下一堂训练课,或者下一场比赛打算怎么踢。

现在不会了,不过我仍然支持阿森纳,有机会就会看比赛。当你拥有了对足球的热情之后就会至死不渝,我特别热衷于看比赛,现在我也接受了自己永远摆脱不掉这个爱好的事实。

不久前您曾谈到过离开阿森纳的事情,抱歉原话我记得不太清楚了,您说自己没有感受到俱乐部对于留住您的强烈欲望,于是您就索性完全斩断关系。您认为离开阿森纳的结局是否缺少了一些体面?

我不会这么说,我只是觉得完全斩断关系,让后来人拥有更多的自由或许对俱乐部会更好,我不想成为挥不去的影子阻碍他们的工作。从我个人层面来看,完全断了关系,花点时间做做别的事情也不错。

话是这么说,但是离开阿森纳对我来说也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,因为我开车离开家,我的车仿佛就会径直开往阿森纳训练基地。现在你不会再有以前那样的环境了,22年就是22年,这22年里我倾尽了自己的一切。

确实如此,但是您在书中写道:“来自一部分球迷的敌意以及高层的不公正”,您说的高层是谁?

我不想公开出来,但是这就是我所经历的。我不希望在书中针对发生的事情写下虚假的感受,也正是因为上述的原因,我完全斩断了与俱乐部的联系。

没有,我确实伤心过,但是没有那么消沉,因为我觉得真正的评判在于你的内心。我知道自己深爱这家俱乐部,为其付出一切且始终忠于它,我带着正直与勇气为这家俱乐部服务。

我知道自己犯过错,我也对于每一个错误都感到遗憾。但是总的来说,我认为自己已经为阿森纳付出了一切,因此即使离开它我也照样可以生活。

在书中您写道阿森纳目前正处于最佳的财政状况,您是线人的枪手处于最佳财政状况,还是说您是和当初还球场贷款的时候比?

首先我想说的是俱乐部已经没有球场贷款的负担了,转播分成也增加了很多,并且如今的负债也很少。过去我们必须用欧冠的奖金来还债,有时候我们甚至还得在与足球无关的地方花钱,比如2008年和2009年的时候我们必须得支付海布里改造成公寓的费用。

总的来说,我认为如今阿森纳确实是处于最佳的财政状况。我离开的时候为他们留下了一个设施完备的训练中心,以及一座与热刺新球场以及老特拉福德球场一档的酋长球场。如今的收入可以专注用于引进优秀的球员,过去两年我们投入了许多资金。

其实在开始的时候我也有过这样的日子,但是后来我得到的钱就变少了。我接受了这项挑战,我也并不悲伤,只不过当别人能够赢得冠军的时候,突然间我们就没办法再夺冠了。

我们拿了3次第一,5次第二,5次第三,6次第四,相较于其他的欧洲俱乐部,我们在成绩上的稳定性是卓越的,但是我们再也无法问鼎冠军。

球迷们总是在呼吁花钱,所以不花钱背后是您真的没办法还是人们所谓的“固执”?

这不是我的钱啊,尽管我对待阿森纳就像这是自己的钱一样,但是我不花钱是因为我们根本没钱。

这并不难理解,那时候我感觉自己需要带领俱乐部走过一段非常困难的时期,但是我们同样踢出了精彩的足球。

鉴于后来的情况如此困难,如果能够重新选择,您还会选择离开海布里吗?您觉得为了实现经济方面的潜力遭这些罪值得吗?

如果是从全球的角度来考虑的话,我还是会选择离开,因为未来并不只是我在酋长球场这12年,还有接下来的20年30年。

海布里球场已经没有发展的机会了,连再加5000个座位都不行,酋长球场是必要的。失去海布里对我而言并不是开心的经历,但是基于未来考虑俱乐部需要这样做,如今我认为在这方面我们处于很强的位置。

您被视为是开拓者,但是也有观点认为当其他俱乐部赶超阿森纳之后,你就没有办法再追上他们了。此外阿森纳还多次遭遇惨败,比如您的1000场里程碑与切尔西的比赛,以及2-8曼联的比赛。对于这些您亲手打造的东西,当初您感觉自己正在失去控制吗?

利物浦之前刚刚2-7输给了维拉,你会说他们失去了自己的风格吗?一场惨败并不能评价一支球队的实力。

当我们惨败给切尔西的时候只有10人应战,2-8输给曼联那次,我们在4天前与乌迪内斯进行了一场鏖战,天气极为炎热,那场比赛有一半的球员都没有在与曼联的比赛当中登场。你必须得更加深入地分析才能进行评估。

我们比2004年那会儿更弱了吗?当然是的,因为2004年那支阿森纳是卓越的,如今仍然有优秀的球队,但是没人能够做到整个赛季不败。

当人们让您看看弗格森爵士进行教练组人员重组,进行一些调整时,您有什么感受?

我不想否认,但是弗格森爵士拥有C罗、鲁尼、范尼、吉格斯以及斯科尔斯,这是多么优秀的一支球队,但是我们仍然击败过他们。

并且他们也没有财政方面的问题,范佩西去哪儿了?去了曼联,因为他们付得起他的薪水,但是我们付不起。

其他球员去哪儿了?去了曼城,因为他们付得起薪水,而我们付不起。说到底还是钱的问题。

教练组员工和球队环境我们都是顶级的,弗格森这样做是因为他本人并不经常到球场上亲自指导。他需要不断更换教练,因为球员们会经常厌倦,他在这方面做得很好,我也在书中写到了。但是他有不同的管理方式,同时我们也面临着不同的财政问题。

您曾经说过在停车场签下恩迪亚耶以及更改图拉姆航班的趣事,您还能否透露一下发生在阿森纳的类似的趣事呢?

签维尔贝克的时候,我正去参加教皇组织的和平之赛(Match for Peace)。当时我在机场听说他要和热刺签约了,于是我想截胡他,那是个有趣的故事,我们整天都在谈判。

加齐迪斯和迪克-劳都在谈判,后来他们给我打了电话。我告诉他的经纪人:“听着,我得把电话挂了,因为教皇在我跟前。”他说:“What?”当时我们正排队和教皇合影,为了谈判我排在了队伍最后。(但谈判时间过久)最终我到了教皇面前,我只能告诉他的经纪人:“没机会了,我现在要见教皇了。”

我想让球员们知道,如果你选择了离开,那么就不要回来了。这是一种留下那些希望看看国外的月亮是不是更圆的球员的方法。我可以让亨利、坎贝尔、莱曼回来,因为他们情况不一样。那些离开的年轻球员,我不想再让他们回来。

您在书中写到了一些球员的伤病以及您的内疚,那么哭着离开球场的埃布埃呢?以及阿德巴约,这位您培养的球员后来却在枪迷面前疯狂庆祝。

至于埃布埃,他当时完全不在状态。他上场后传丢了第一次球,我觉得这是正常的,没关系。接着他又传丢了第二脚,后来你感觉有输掉比赛的危险了,那么你只能把他换下,别无选择。

当然,很多时候人们会很煎熬,觉得自己没有价值。我们的工作难的地方就在于周五我们会让一些人“失业”,但是周一我们又得雇佣他们,并且告诉他们没关系,激励他们再次努力争取下周六进入大名单。

这很糟糕,当初为了引进他,我和大卫-邓恩(前阿森纳副主席)几乎吵了起来。他当时去塞维利亚谈判,告诉我说:“这里情况很困难,外面到处都是球迷,他们主席也不太想卖掉他。”我告诉他:“我不管,你必须把他带回来。”最终他也把雷耶斯带了回来。

他加入了我们,并且还是2003-04赛季那套阵容当中的一员。2006年的欧冠决赛,我选择了派上皮雷而不是他,他对此不太开心。

(他去世)那天正好是欧冠决赛,实在令人难以置信。我当时在西班牙,这令人不敢相信并且极度悲伤。

说点开心的事情吧,您有没有用不为人知的方式庆祝过?喝醉过吗?给我们讲讲我们不了解的温格教授吧!

我喜欢在比赛之后和我的教练组待在一起,安安静静地分享喜悦,因为我们曾经共苦,所以也要同甘。

说好听点是恬淡,其实也是无聊。对于球员而言也是如此,人们只是看到了五光十色的一面,但其实这是挺无聊的生活。

训练、回家、睡觉,然后第二天,训练、比赛、回家。是的,你可以飞到全世界比赛,但是你只是去参观了那里的机场、酒店和球场。

您或许觉得无聊,但是我们并不这样认为呢!非常感谢您,您看起来气色很好,保持笑容,继续热爱足球吧!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aowebdesign.com/,阿森纳队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